用户,您好!欢迎使用100Allin [登录]
环球运费网

陷入怪圈困境的中国航运业

fiogf49gjkf0d
fiogf49gjkf0d

      BDI指数持续走低,2011年8月8日,该指数微升至1,268点。在中国经济拼入世界经济第二强之后,BDI指数即代表者中国的港航经济走势,也反映了中国经济和航运经济的两大怪圈中的现象。

  中国的铁矿砂进口成就了澳大利亚经济的繁荣,在欧美经济一片哀叹声中,只有澳大利亚一枝独秀。澳大利亚人很精明,只要中国人买铁矿砂,我就涨价;中国的钢铁业很慷慨,你越涨价我越买。钢厂卖给房地厂商的价格越高,房地产商卖的房价越高;房价越高越有人买,这就是“中国怪圈”。“中国怪圈”必然拉动通胀居高不下。
 
  魏家福曾在2008年10月24日在大连富丽华大酒店举办的海运峰会上豪情万丈地说:“美国金融危机将在2009年横行一年,2010年结束,2011年开始中远集团将步入2007年的航运时代。”当时的中海集团李绍德刚刚上任不久,突如其来的金融危机让李绍德似乎不知所措。尽管没有魏家福的慷慨陈词,李绍德对世界经济和航运走势还是相当谨慎。

  在此后的2009年海运峰会上,魏家福是航运界唯一保持高度热情的人,他坚信金融危机就将过去,甚至在美国领受航运总统大奖时是唯一的一个坚信金融危机将迅速消失,接着就是航运界的艳阳天。魏家福的演说让美国人着实激动了一会。马士基的总裁似乎不甘落后,在上海的论坛,马士基发出了和魏家福同样的激昂声音,马士基认为09年供应将大于需求,但供求失衡有限,不会产生多大影响,世界航运从来就没有平衡过,从来都是供大于求。

  此后,2009年的亏损和FFA的失败,让魏家福销声匿迹了足有一年,也让马士基、中海、上海港、中外运长航等众多领袖们偃旗息鼓了一年。整个2009年听不到港口航运业领袖们的任何声音,万籁俱寂、集体失声。2010年世界经济回光返照,让航运业扭亏为盈。沉寂多时的航运界领袖们开始以各种方式表达对航运界的看法。 李绍德的声音似乎从来就是微弱的,不会有太多的人去听。但李绍德做事的时候,你必须要认真地去看,其思考。没过多久,一条不起眼的消息在中国国际海运网上出现,李绍德订购了至少5条1.4万TEU的大船。分别为“中海金星”等“金木水火土”姊妹船。

  马士基似乎更加有过之而无不及,在2011年初决定建造世界上最大的集装箱船,1.8万TEU,让世界航运业目瞪口呆。历来做事大手笔、让人豪情万丈的的魏家福似乎令人失望,面对中海的大船、马士基的巨轮,从不甘拜下风的魏家福不但不造大船,反而削减运力。
 
  中远历来跟随马士基,只要马士基造船,魏家福必定造船。中远造船、各船公司必定造船。造船是为了迎接下一个航运周期来临时有充足的运力,这可以理解;让人费解的是,经济危机低潮的时候,各船公司很少撤线、停航,宁肯赔钱也要硬撑着。结果各公司都赔钱,无一幸免,这就是“航运怪圈。”中远历来模仿马士基的管理模式,马士基以租船和控制运力大行其道,魏家福也以控制运力和租船充实运力。

  在过去历年航运峰会上,马士基等国际航运商绝对都是魏家福的座上宾。在航运界看来,魏家福对马士基顶礼膜拜,就连说话,魏家福都在模仿马士基的北欧英语口音。这一次,魏家福不按常理出牌,是对“中国怪圈”感悟的比洋人更清澈,还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跳出“航运怪圈”,在大战略上的超越;马士基以往投资航运运力,每次都掐到了航运周期的命门,无往而不胜。此次韩国为其建造的巨轮,是否能够踩到世界经济和航运经济的脉搏,马士基的“巨轮行为”不但受到航运界的质疑,更受到魏家福的怀疑。李绍德的大船虽然没有马士基那莫大,但也足够大了。

  “航运怪圈”交替于“中国怪圈”,世界经济和中国经济交替运行,美国金融危机的复苏面临二次探底,未来世界经济20年的风风雨雨能让李绍德风调雨顺吗?马士基能够以巨轮战略胜出吗?李绍德能有李克麟的运气吗?这些都影响着BDI指数。[易舱网]

当前汇率MORE >
1 = 6.8526 人民币
1 人民币 = 0.1459
证券行情
上证指数 深圳指数 沪深300